淘气堡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妖凡修仙传 > 第469章 命局:羊刀入墓
    “首先,我们要做的,就是确保自己的安全再说,否则一切都没有意义,因此,现在的货都由我亲自押送,黑玫你说得对,我就是要钓鱼,一趟没钓上来,那就两趟,敢来劫镖的绝对不放过——”当然,对方敢对大门派下手,实力肯定也不简单,“在这个基础上,我们悄悄地把这些门派的押镖信息混在一些货物中故意透露给他们。『→お看書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ww.la”

    “然后让那些人去抢别的门派?可是,要是他们不上钩呢?”

    “那就我们亲自动手,想办法把矛头指向太微教就行了,这里面可以大做文章。”有神堂理事会的太微教作掩护,很多事情都有了一个不错的借口,听上去很卑鄙,但是,只要结果有利于百花楼,有利于玄冥界,一切都是值得的,“走吧,出发!心妍,你可要给我看好喽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眼罩都摘了,方圆百里以内,任何可疑人影都别想躲过我的眼睛。”心妍自己给自己输了一个大拇指,不过在这一点上,她确实有被夸奖的资格。

    出乎我的意料的是,荷花令令主琴慕心也不在星月峰,一个琴慕心一个冷夜雪,这两个御姐去哪儿了?作为令主,她们原本有义务向我报告的说。

    算了,总是要有一点私人的空间。

    一箱一箱的货物装好之后,马车继续上路,这次可以慢慢地走了,并且我身边的人也不多,只有我和心妍还有葵火、黑玫总共四个人,这可总是到嘴边的肥肉了吧?我还真怕强盗们看不到。

    不过想了想,看不到那我也运了一批货,总是有作用的,并且,回头再拉一批,总有上钩的一刻。

    要是万一…不是太微教的人…我岂不是完全就是一个人在这里胡思乱想?

    “啊——!队长,有人出现了!”

    “嗯?哪里哪里?”东张西望,没看见人影。

    “嗯…让我看看,拿着锋利的镰刀,手法十分熟练,面朝黄土背朝天…”

    “别人那是在割麦…别乱给情报啊…”害得我白白紧张了。

    “这话说得队长你就显得外行了,我的职责是无条件提供任何观察到的情报,至于筛选和判断,那是你的责任,万一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信息,那不就是我的责任了?”心妍说得是对的,她只负责观察,判断的事情应该是由我来。

    “不对…割麦子?时间不对啊?”当我没见过忘忧村割过麦子吗?“心妍,你再看看清楚,他们到底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阿勒?拿着镰刀…至少…是在割草没错啊…都匍匐在地上。”他们绝对不会知道,竟然会有心妍这样的人能够看得见自己。

    “他们就是伪装的歹徒!这种时候割什么草!走!靠近过去看看。”如果真的是太微教的人,那我就放心了,当博弈从双方变成三方的时候,就是一个质变。

    “不用特意靠近,他们就在前方的路边,我们沿着大路走,自然就会遇到…”

    “葵火、黑玫,提高警惕,你们的任务就是保证自己还有心妍的安全,其余的交给我来。”得到了异口同声的肯定的答复,虽然不能说完全放心,但是至少士气还不错,“心妍,告诉我对方有多少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看,前前后后,总共数到三十二个人…他们从两侧往路上靠拢了,已经发现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在后面躲好了,千万别出来!”我心中的困惑并没有因为心妍如此清晰的情报而变得少一些,虽然人数不少,但是,只凭一人一把镰刀,真的能够打翻宏威镖局经验丰富的镖师?

    “队长,就在眼前了。”心妍的声音还是透出了一丝紧张,也许是因为惬意的生活过得太久了,冒险的感觉都生疏了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已经感觉到了。”下了马,摸了摸马头,“这次,你肯定不会有事。”不是要打什么怪物,只是毛贼而已,不至于人都要跳起来,把我的马给吃了吧?那我只能说算你狠了,“想不到光天化日之下,也会有毛贼出没,现在的世道真是不太平,不加点规矩是不行了。”听到我的话,四周拿着镰刀伪装成农民的人陆陆续续地站了出来,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但是眼神空洞,脸上也不见表情波动,“该死的,又是一群被*香和玄梦果弄得神志不清的人,小心了,这群人处于完全不可理喻的状态。”深呼吸一口气,“神剑天尊,出鞘!”面对这样的一群人,没有手下留情的理由和必要,我还是很纳闷,只凭他们是怎么劫下宏威镖局,铸剑谷和锻刀门的镖的?

    神剑划过,普通的镰刀根本毫无还手之力,直到哐当一声,火星四溅之后,神剑的轨迹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嗯?我竟然被挡住了?“你是谁?”我才注意到,终于来了一个气质更加阴沉,看起来不那么炮灰的家伙,手里拿着一把巨大的杀猪刀,只有刀柄和刀身,之间没有护手的剑镗,刀身也很钝,但是刀却很沉,这种刀不是用来劈砍的,是用来砸的吧。

    这个把衣领一直穿到鼻梁一下的家伙,并没有开口说话,我甚至不确定他是不是长了嘴巴藏在衣领下面。

    伪装成农民的太微教教众,还不是葵火和黑玫的对手,毕竟百花楼可以从装备上碾压,这两个人身上带满了各路暴雨梨花针。

    “领头的只有你一个,那我就放心了,一式·道生一剑!”什么杀猪刀,我不信双生神剑还比不过杀猪刀,刀剑互碰之后,刀身上的裂纹让我心中瞬间有了底气,果然不出所料,这也不过是一把普通的刀,只要再补上一下,让它彻底碎裂的话…“什么鬼?!”不用我补上一剑,刀锋上的裂纹已经开始脱落,慢慢地,露出了本来的模样,寒光逼人,锐气四射的宝刀,“原来之前还没有出鞘啊,看来我被人看不起了?”用一个刀鞘就想来对付我,简直是失了智,“你在做什么?”明明离我还有很远的距离,他却高高地举起了刀,越过了头顶,一挥而下,难道还有磅礴的冲击力外泄?显然没有嘛,不过耳边传来了清晰的“咔嚓——”一声,“喂喂喂,不是吧?”整个地表都开裂了,并且裂纹迅速扩散,直冲我而来。虽然这段时间完全来得及做出躲避的反应,但是这一下立刻让人意识到了,这家伙绝对不是一个乌合之众的领头人,“星躔令·占星令!”

    有多少人还记得曾经让江湖武林念念不忘的神功‘星躔令’?人总是健忘的,天下四杰落幕,他们的传说也将只停留在纸面上,很快就会变得无人问津,我倒是很想告诉大家,所谓的神功‘星躔令’就是给人算命而已,某种意义上讲,这的确是神功没错。

    “嗯?”星躔令印出神秘人背后的天空,这就是他一生的命局,但是,还没有来得及仔细看一看,一把巨大的仿佛要把整个天空和大地都劈开的杀猪刀从天而降,直落四墓之地,即辰、戌、丑、未四时,“哇呀呀呀呀——!”吓得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这不是现实,这是他的命局,“命局:羊刀入墓?”六煞星中,只有擎羊星有能力单独形成命格,羊刀入墓者,杀伐果断,性格刚毅,韧性异于常人,“喂喂喂,你该不会是新继位的护星官·擎羊吧?”这家伙依然没有开口,“那你还真应该感谢我,毕竟,我可是帮你杀了你的前任,当然,很快你连感谢的机会也不会有了,三式·风雷三落!”护星官只是一个星官位,不止一个当然也会有后来人,不过,这家伙的大刀虽然霸气,但是从实力上讲其实还比不上之前我和绯凛联手才干掉的那个家伙,我还记得,他的武器,是一对拳刃,“他在干什么?”面对我的出招,竟然不闪不避全靠内力?“你会后悔的!”直到剑身砍进身体的时候,才察觉到了问题,这根本不是肉身,而是…“星曜石化了?”为什么这么急着星曜石化?

    不过这一幕没有持续太久,表面开始破碎,裂缝爬满了全身,感觉下一刻就要破茧而出一般,大刀突然从中间分成了左右两片,虽然变薄了,但是感觉更锋利了,最关键是…

    “怪不得没有剑镗,原来是根本不需要啊…”石头的碎片落了一地,真身破土而出,“你以为你从石头缝里蹦出来就是孙大圣了吗?”慢慢抬头,这家伙,能变得这么高啊?“葵火、黑玫,你们带着心妍先走…”可怜我的马儿大概又要不保了,受到惊吓之后,又开始到处乱跑,“刚刚好,你有两把刀我也有两把剑,看看你的刀狠,还是我的剑快吧。”恶妖:大刀螳螂,虽然羊刀入墓的命局的确代表了刀与刑伤,不过,也用不着变成一只大刀螳螂吧,而且,这站立起来的身高,大概比绯凛的鬼畏还要高,“哇——呀!”现在,这家伙就更不会说话了,但是出招的速度,比我的嘴还要快,一下就劈开了脚边的地面,“别这样,兄弟,修路的钱你出吗?你要点货,我给你就是了…”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