淘气堡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帝秦霸世 > 第191章 兄弟之间,防备日盛!(第一更)
    月黑风高,一队快马骑士离开临淄迅速西向博阳。由于仓促行军,这个时候田横方才到达临淄,尚未休憩。

    田横接到田荣的快马密书,立即对麾下诸将交代了几件城防急务,从军营之中直接兼程赶往博阳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田横自是了清楚,博阳城破,济北国灭,济北王田安南逃楚地的消息,此刻田荣对于齐地的掌控大势已经成熟。

    不管是作为兄弟,还是作为君臣。田横对于田荣的命令,都不可能做到无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徒然接到这个命令,此刻的田横是即激动却又忐忑,曾矢志不移的复国梦想得到了实现,但他不是齐地之主,最大的受益者是田荣。

    田横一时又恼又怒,又无可奈何。眼下田荣一人手握齐地军政大权,纵他有野心,一时间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秦二世五年,深秋时节,长时间笼罩在齐鲁大地的大雨终于停歇。接着又是暴晒,连续几日的暴晒干了路面地皮。

    太阳堪堪爬上东方远山,瘦硬的秋风荡起了轻尘,汶水两岸的大道上一队铁骑呼啸而过,战马踩开地皮,一时间尘土弥天而起。

    清晨时分,田横一行人终于赶到了博阳。

    无论战争如何爆发,一夜之间济北易主,济北王田安南逃,田荣一统三齐之地。然则,曙光一显,博阳城还是立即苏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此际最后一道鸡鸣声早已消散,天放大晴,城内大道已是车马辚辚市人匆匆。日出而作的农夫百工们出户,奔向了作坊,奔向了城外郊野的农田。

    长道两侧的作坊商铺酒肆民宅,也早已早早打开了大门,各色人等无分主仆,都在洒扫庭除铺排,操持着种种活计,开始了新的一日。

    博阳城的晨市开张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大将军到,行人让道——”城门守将高呼一声,手中长剑一举。

    顿时匆匆神色的行人,迅速腾挪开来,让出一条供大军通过的大道来。昨夜的杀戮,让博阳城中国人百姓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此际见战马隆隆飞奔而来,自然是紧急避开,神色敬畏的看着大军隆隆入城。

    行走在大街上,城门口的国人百姓们都清楚,济北的天变了。至于未来如何,尚是一个未知之数。

    “大军不得停留速行,不得扰民。”

    在刀枪剑戟兵戈森森的铁骑飞奔,田横淡淡说得一句,指挥着铁骑开进了博阳。

    “隆隆——”

    马蹄声隆隆大起,踩踏在长街的青石板上,顿时密集的鼓点大起。田横没有在意其他,率领铁骑直入济北王城。

    由于提前清街,田横驰骋而来竟一路畅通无阻,未曾有丝毫阻拦。转眼之间,大军就到了王城脚下。

    马蹄翻飞,大军迅速开进。短短片刻,已到了城门东门。隐约之间,东门前有人等候。

    只是到了跟前,田横定眼一看,煌煌城楼之下竟是田荣那张生动快意的脸庞。

    “三弟一路辛苦,为兄早为你备下接风小宴。走!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罢,尚在愣怔之中的田横扶下战马,钻进了道边一辆崭新华贵的青铜轺车飞驰而去。

    一路辚辚车声,田横已经完全清醒,却只是沉默着一言不发。这一刻,他心中没有丝毫欣喜反倒是疑惑无比。

    已经兼并三齐之地,成为名副其实的齐王的田荣,以如此奇特的方式公然迎回自己,实在是蹊跷之极。

    突然而来的礼遇与荣宠,让田横心头升起丝丝凉意。他可记得清楚,在即墨他亲手杀了田市。

    在这个有兵者王的年代,在这个尽力过大乱,此刻已是触手可得的齐地。田安南逃,田市被杀,田都被诛,他成了田荣王位唯一的威胁。

    心头翻滚,一时间田横想了太多。只是兄弟两人皆沉默着,田荣不说,田横自然也不会问,只有青铜轺车辚辚驶进。

    但是,究竟为何如此礼遇有加。以无冕之王之尊,前来为自己牵马。对于这一点,田横却不得不尽力揣摩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虽是兄弟,但更是君臣。上下有别容不得他不多想。大约小半个时辰,轺车徐徐停稳。

    “三弟,下车走——”跳下青铜轺车,田荣看向了车上的田横。

    “二哥请——!”田横目光一转,他没有口称齐王,而是以兄长相称。

    如此称谓自是为了将此事定义为兄弟相见,而不是君臣相间。如此一来,纵然发生意想不到的事,田横也能进退有据。

    田荣也是人精儿,在尘世间沉浮数载,对于田横的小心思,自然是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深深的看了一眼田横,田荣摇头大笑:“三弟不必担心,殿中只有你我兄弟二人,吃酒畅谈一番罢了!”

    “二哥如此礼遇,以齐王之尊,兄长之名,为弟牵马,共乘一车。如此礼遇有加,恩荣非凡,弟自是心有忐忑。”田横幽幽一笑,强自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三弟大破胶东,灭国一方。”田荣大笑一声,道:“三弟对齐国有大功,为兄亲迎有何不可!”

    一想到田横猜疑他,田荣又气又笑,压低了声音:“你我兄弟一母同胞,为兄岂会害你!”

    “二哥,你我虽为兄弟,然君臣有别,骤然之间,愚弟自是惊慌不安。”

    淡淡一笑,田横也不再继续解释。他跟着田横向济北王宫走去。连日大雨,又是连天暴晒,济北王宫的大道上隐约还有土木清新之气。

    从王宫入口到王宫大殿的长长甬道,精锐甲士手持长戈,五步一人,显得密密麻麻。

    走得片刻,两个人便进了王宫大殿,看到这一幕田横心头蓦然一亮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甲士守卫,突然召他北来,细细想去,一切都是有迹可循。心头翻滚,田横清楚田荣在济北的控制并不强硬。

    如此森严的甲士壁垒,无不说明此刻济北王城的不安分。在权贵横集,故齐王建影响颇深的大博阳,光靠一时的兵胜是不可能站住脚的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田横心头的不安稍微好点。如此内忧外患之下,田荣绝不会铤而走险,杀他以卫王位。